消失的党产,国民党没说出口的祕密

消失的党产,国民党没说出口的祕密

国民党的党产究竟有多少?为何会从曾经的 900 余亿元资产,快速缩水到 166 亿元净值?谁是败光国民党资产的富家子?国民党还有多少没有说出的祕密?

「连战在 2000 年选总统花了 120 多亿元,这是李前总统讲的,其实我都不晓得要花那幺多,我只知道他后来追加 40 亿元,叫我党营事业这边拨进去,我才知道……」国民党前投管会主委刘泰英在接受本刊专访时,对国民党党产快速减少,是否因选举花费庞大所致,做了以上表示。这也是何以民进党多年来,念兹在兹追查党产的缘由:只要国民党存在庞大党产,政党就无法公平竞争,遑论这些党产来源更可议。

选举经费是个大黑洞
不公平竞争  阻碍台湾民主发展

可笑的是,当年连战申报的竞选经费仅 3 亿 1,000 万元,仅是陈水扁申报 9 亿余元的三分之一,对照后来李登辉的爆料,可以想像,多年来的各式选举,根本就是一场场不公平竞争,让国民党能长期执政迄今,民进党深受其害,其他更小的政党何尝不是如此。

更有甚者,国民党因为拥有庞大党产,吸引各方利益人士竞逐争食,这些人既不是因为理念结合,更没有努力说服争取民众支持的压力,反正一切由党埋单;久而久之,有理想性格的人才不会投靠国民党,反淘汰的结果,如今的国民党,更像床头金尽、财散人也散的落难富家子。

事实上,从 2000 年陈水扁执政后,民进党就展开一系列的追讨党产行动,包括,2001 年监察院调查指出,将国家财产以无偿赠与、转帐拨用等方式移转给政党,「涉有违失」;2002 年法务部就研拟完成《政党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但送立法院后一直被程序委员会搁置,立委陈其迈就指出,14 年来,这个案子被国民党退回 306 次,如今总算可以排入议程;2004 年成立党产处理专案小组、2006 年由前政务委员许志雄统筹协调相关机关清查。

然而,2008 年国民党又取回政权,党产清查行动又遭停摆,只有靠 8 年来追查的若干资料,打官司追讨;甚至,当年协助许志雄的现任南台科技大学副教授罗承宗回忆,2008 年 5 月 19 日,陈水扁卸任总统职务的前一个晚上,行政院的党产网站竟就已被移除。

国民党的党产究竟有多少?追查党产多年的资深新闻工作者杨士仁说:「追党产就像瞎子摸象,每个人都只约略知道自己摸到的部分,难窥全貌。」他已出版过一本《党产追缉令》,最近再接再厉要出版第 2 本,他在其中引述前中央投资公司总经理刘维琪的话:「国民党党营事业,四十余年来(至 1993 年 2 月底),营运累积的总资产达 9,639 亿余元。」到底真实情况如何?刘泰英却对本刊表示,「完全不清楚」。

根据国民党行管会最近的报告指出,党产净值从 1993 年的 250 亿元,最高到 1998 年的 918 亿元,2015 年底却只剩 166 亿元,引起社会一阵譁然,怀疑究竟钱是怎幺被花掉的?

消失的党产,国民党没说出口的祕密消失的党产,国民党没说出口的祕密

更有意思的是,行管会已经将未来要支付的事项列出,预留款项,包括:退休人员月退金与 18% 优惠存款贴息近 68 亿元,现职人员年资结算準备 17 亿元,预留回购中央党部与地方党部房舍 60 亿元,若有剩余款将捐出。

党产仅剩 166 亿,係金ㄟ?
净值不等于市值  消失的土地哪里去了

按照这种算法,党产将只剩下约 21 亿元,而且,行管会主委林祐贤还提醒,国民党的党务经费资金缺口每年 8 亿元,因为年支出约 20 亿元,收入才 12 亿元。但真是这样吗?

刘泰英说他当年每年为国民党赚进百亿元,现在就算实力大不如前,光是股利收入,每年也有十余亿到 二十余亿元,回推其握有的股票市值,当有 500、600 亿元,何况,净值不等于市值,党产当然远高于表面所见的 166 亿元。另外,根据财政部在 2008 年清查的国民党土地,仍有 835 笔、面积达 164 公顷,以及房屋 152 栋;至 2015 年底,竟只剩 144 笔、帐面价值仅 6 亿元的土地,以及 131 笔、帐面价值 4 亿元的房屋,究竟这些资产都到哪里去了?

消失的党产,国民党没说出口的祕密

最近,参选国民党主席的李新则爆料说,国民党卖中影大楼 22 亿元,可是管钱的党工却要求合约上只写 8 亿元,另外 14 亿元叫「回算机制」,没有在党的帐册上出现。他直指国民党很多钱都被 A 掉,很多党产都高价低卖,「我叫它『回扣机制』」。

当年国民党的党产来源,不外乎是接收日产(如中广)、政府补助与移转(例如各地「民众服务社」,多由政府违法编列预算,以及党职併公职的退休金)、强取(如国发院土地)、附随组织(如妇联会、救国团)等,也许都有其历史背景,但其中多为不合法不合理的取得,殆无疑义,如何处理,却十分棘手。

转移至第三者土地逾六成
是否提前脱产  国民党应交代

前阵子,财政部依据监察院在 2001 年的调查资料,清查国民党含其附随组织取得或使用国家各类资产,推估土地现值约 805 亿元;虽然已遭澄清数字有误,但这份资料有另一个关键数字更值得注意,那就是国民党包含抛弃产权与已被政府徵收等土地佔比,连总面积的 2% 都不到,但清查出已转移给第三人的土地,却佔总面积的 67% 之高。这是不是国民党害怕被追讨党产的大量脱产行为?国民党有义务清楚交代。

民进党等了 8 年,终于再次拿回执政权,而且在国会也已掌握过半优势,这一波的党产追查,较之 8 年前,当然更显得天时地利。然而,党产背景纠结难清,党产交易内容更是千丝万缕,就像陈其迈质疑党营事业欣裕台公司,2 年内凭空消失 47 亿元的中广债权,让净值从 52 亿元缩水成 2 亿元。就算《不当党产处理条例》通过,是否就能釐清这些陈年旧帐,恐怕还很难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