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四十年的国家公园

  当我还是个国中生时,在地理课本上读到:「台湾的第一座国家公园成立于1984年」,不疑有他。直到大学毕业后,偶然在一张1930年代的台湾地图上看到三座国家公园时,着实吃了一惊。

消失四十年的国家公园

  这三座国家公园(当时称为国立公园)分别是大屯、次高タロコ、新高阿里山。大屯国立公园不仅涵盖当今阳明山国家公园的範围,还包含淡水河左岸的观音山。次高タロコ国立公园(次高山即雪山、タロコ即太鲁阁)除了涵盖当今太鲁阁国家公园的全部与雪霸国家公园的大部分,其西南角延伸至雾社。新高阿里山国立公园(新高山即玉山)的範围也比当今玉山国家公园大得多,将阿里山包含在内。

  这三处国立公园于1935年被指定为候补地,于1937年正式成立。事实上,台北帝国大学地质学教授早坂一郎先生主张再追加恆春半岛为国立公园。他在 1936 年的论文中指出,国立公园的选定应着重地景之独特性。他认为次高タロコ与新高阿里山的同质性太高,倒是恆春半岛拥有当时日本国内唯一的热带雨林地景,不应成为遗珠。他的构想,直到1984年才由垦丁国家公园落实。不过,至少战前台湾已拥有三处国立公园,则是毫无疑问的了。

消失四十年的国家公园

消失四十年的国家公园

  1941年,日本邮便的国立公园系列邮票推出台湾特辑,共计八张。第一组的二钱为大屯山、四钱为新高山(玉山)、十钱为观音山凌云禅寺、二十钱是从新高山顶了望南峰的风光。第二组的二钱为清水断崖、四钱为次高山(雪山)、十钱为太鲁阁峡谷、二十钱为太鲁阁大山。

  这三处国立公园不只是在纸上画画而已,也在现地打上界碑。从下面这张照片,就可看到「国立公园候补地」的界碑。

消失四十年的国家公园

  这张照片当中的景色令人感到似曾相识。没错,拍摄地点就是太鲁阁口,后来的「东西横贯公路」牌坊处。

消失四十年的国家公园

  当我还是个小学生时,国语课本中有一课是荣民辛苦开凿横贯公路的故事。我一直以为横贯公路是战后才开闢的。怎幺战前的照片中,竟然出现这条公路的身影呢?这是怎幺一回事?

  开头的地图取自《台湾国立公园写真集》,出版于1939年。从这张地图当中,我们可以发现当时台湾已经存在好几条「横断道路」了。其中,由雾社越过合欢山通往太鲁阁的路线,正是当今14甲加上8号公路东段的前身(路线不完全相等)。那幺,荣民辛苦开凿的公路在哪里呢?

  首先,由梨山到大禹岭这一段公路,应为战后开闢无疑。再者,比较上面两张照片,我们不难看出战后的隧道净空比战前还高。事实上,战前横断道路的多数路段还不能通行汽车。而荣民在既有的路段上提高路线标準,使之可全线通行汽车。我们不应漠视荣民的努力,但也不该把开闢横贯公路的功绩全部放在他们身上。

  回到国家公园的话题。随着太平洋战争爆发,台湾总督府搁置对于国立公园的经营。遗憾的是,台湾的国立公园并没有随着战争结束而重新开张,就此消失四十多年。直到1980年代,台湾再度把这几处消失的国家公园唤醒。然而,这四十年正好是台湾生态被快速破坏的时候。历史没有如果,但不禁令人遐想:假如国家公园没有消失四十年,也许观音山就不会变成乱葬冈、梨山也不会被开垦得满目疮痍了。

延伸阅读:台湾国立公园写真集 (1939)

参考文献:
早坂一郎 (1936) 台湾の国立公园,台湾博物学会会报,26期。
1935 年 9 月 20 日敕令第 277 号:台湾国立公园委员会官制
1935 年 10 月 20 日府令第 76 号:国立公园法施行规则
1937 年 12 月 27 日告示第 345 号:大屯国立公园指定
1937 年 12 月 27 日告示第 346 号:次高タロコ国立公园指定
1937 年 12 月 27 日告示第 347 号:新高阿里山国立公园指定


上一篇:
下一篇: